(川观新闻)问计!旧院黑鸡→中国名鸡 | 渴望破局,万源黑鸡的迷茫与希望

2024-06-06 14:40:23作者:邓嗣华 裴玉松 杨勇 来源:动物医学院 点击数:

  

由四川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擦亮‘中国黑鸡之乡’名片,问计中国名鸡产业之路”大型行走调研报道近日启动,本报记者深入万源的山山水水,开展了首站万源“问诊”调研,今日推出报道《渴望破局 万源黑鸡的迷茫与希望》

接下来,调研报道组将带着问题出发,奔赴全国各地,走访国内“德化黑鸡”“黄山黑鸡”“荆门黑鸡”等其他黑鸡品种,了解全国黑鸡产业发展现状;还将走进“广东清远鸡”“海南文昌鸡”“广西三黄鸡”“崇仁麻鸡”“汶上芦花鸡”等国内地方特色鸡产业发展较好的代表区域,一线调研他们的好经验好方法,借他山之石,琢己身之玉。

我们试图通过行走调研将一个个问号拉直,围绕推动万源黑鸡产业高质量发展,把脉产业发展之困、探寻品牌强化之策、问计市场突围之路。

四川农村日报全媒体记者 邓嗣华 裴玉松 杨勇

四川最东北,大巴山南麓腹地,峰峦叠翠,物宝天华。在这灵山秀水之间,万源镶嵌其中,必有好物,旧院黑鸡是其中的翘楚。

万源旧院黑鸡在1963年即被发现和关注,凭借其独特的种源和品质,众多荣誉和认证一路加持,至2000年前后,市场化产业探索开始。2010年开始,万源历经“千万黑鸡下江南”的豪情和喧嚣,誓言年出栏量突破1000万只。

时至今日,官方数据显示,万源全市拥有200余家黑鸡专业养殖户和规模养殖场,2023年出栏量426万余只,年产商品蛋4920余吨,产值超过6.7亿元。单看这份成绩单并不算差,但很明显,这离人们给它构建的产业愿景和几十年不懈努力的期待还很远。

当前,万源紧抓托底性帮扶机遇,依托“生态、富硒、有机”独特优势,聚焦“一鸡二茶三药”,打造“五彩产业”,黑鸡产业首当其冲,再次被寄予厚望。

万源从未放弃过要把黑鸡产业推向更高峰的决心和梦想。然而,一路跌跌撞撞,当它再次振翅欲飞,这一次它需要直面产业发展中的堵点与难点,寻找破局之策。

5月23日,万源市旧院镇大伦坎村,“擦亮‘中国黑鸡之乡’名片,问计中国名鸡产业之路”大型行走调研报道在这里启动,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报道组深入万源的山山水水,开展首站调研。

调研中,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了每一位产业推动者与实践者身上的那种迷茫与希望交织的复杂情绪。也正是这种情绪,转化为了他们坚持不懈、努力奋斗和迫切渴望:只有破局,万源黑鸡产业才能真正做大做强。

(一)困局之问:销路是不是最大瓶颈?

从包茂高速万源境内石塘出口下,山路蜿蜒但路况良好,很快就抵达旧院镇大伦坎村。村口的牌坊上写着“欢迎进入旧院黑鸡种源保护地”,两只栩栩如生的黑鸡雕塑在此傲立,仿佛在向外界宣告:这里是旧院黑鸡的故乡。旧院黑鸡因最早在这里被发现而命名。万源县志记载,当地村民喂养旧院黑鸡的历史超过160年。旧院黑鸡产业如今已成为万源10多个乡镇、近2万户农户的致富产业。

旧院黑鸡核心主产区旧院镇、石塘镇等,分布在包茂高速出口周边。从交通上看,养殖在大巴山崇山峻岭里的旧院黑鸡,通过发达的高速路网,要飞向大江南北不是难事。然而现实是,它们并没有真正“飞出”大巴山。

去年12月,本报推出《起起落落60年,旧院黑鸡如何才能“飞出”大巴山?》调研报道。此次,我们再度深入调研,希望揭开阻碍其产业发展的深层次原因。

在大伦坎村,我们与产业关键人物、养殖户、企业及主管部门代表深入交流,倾听他们的真实想法,触摸产业的真切痛点。胡渠、王宇、刘晓岗等人,他们是旧院黑鸡产业的坚守者和推动者,都曾经历过“千万黑鸡下江南”的市场震荡。面对困境,他们直言:销路是旧院黑鸡产业发展的最大瓶颈。

“百里坡”养殖基地内,工作人员正喂养旧院黑鸡。资料图片

“旧院黑鸡必须走‘以销定产’路径,没有稳定的市场需求,养殖户便不敢轻易扩大规模。”胡渠是万源市农业农村局总畜牧师,2006年,他开始接触和参与推动旧院黑鸡产业发展。

恒康农业负责人王宇2007年入局旧院黑鸡产业,如今他拥有万源市唯一的省级旧院黑鸡核心育种场,也是首个走出万源在达州开设旧院黑鸡线下体验店的实践者。他认为,旧院黑鸡产业目前面临的难点堵点,可借助打开市场和销售局面反向推动解决。

但随着调研的深入,我们发现,问题远比想象中复杂。除了销路不畅,保种育种科研投入不足、产业链整合度低、有效监管缺失等问题也浮出水面。

“试想一下,如果对养殖品质、规模都没有信心,谁敢贸然开拓市场?又如何能赢得市场?”面对这些深层次问题,有识之士开始反思:在追求产业发展的道路上,单纯寄希望于依靠市场推动来解决问题,是否过于急功近利?是否应该回归基础,从提升品质、加强科研投入、整合产业链等方面着手?

旧院黑鸡全产业链融合发展项目(一期)核心育种场内,工人检查、调试设备。

这个分歧,实际上反映了个体现实利益与产业长远发展之间的博弈。找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或许正是旧院黑鸡产业破局的关键所在。

旧院黑鸡研究专家、四川农业大学副教授舒刚认为,旧院黑鸡产业必须在品种选育、配套生产上下功夫,如果不从外观一致性、黑鸡前期生长速度、产蛋数量提升、蛋重维持等方面进行优化,即使花费精力打下市场,也会因缺乏产业生命力,失去市场竞争力。

(二)破局之基:种业是个天大的事

“良种是产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就在我们调研开展的同时,舒刚也赶到万源给养殖企业进行技术指导,他特别强调品种保护的重要性。他指出,当前旧院黑鸡在疾病净化方面尚未达标,会给整个行业带来不小的潜在养殖风险。

实际上,万源自1993年起便启动了旧院黑鸡的保种选育工作,并于2003年与四川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川农大”)、四川省畜牧科学研究院等科研机构开展合作。这也带动了部分养殖企业不断增强种业意识。但长期以来,重养殖轻研发的倾向,一直是旧院黑鸡产业发展的突出短板。

孙弟芬(右一)正和助手查看新安装的生产线。

问题出在哪?旧院黑鸡品种的提纯复壮、疾病控制等至少需要10年时间,且每年科研投入巨大。选育周期长、科研投入大,旧院黑鸡的现有养殖户和企业因此望而却步。

许多养殖户第一年从育种场购买鸡苗,随后便开始自繁自养。“引一次种就是几大千,养殖户便选择第二年自家留种选育。”合力家庭农场负责人夏泽波说。二郎坪旧院黑鸡养殖专合社负责人李静也说,自家选育成本更低、更方便,即使是实力稍强的养殖企业,对于自建孵化厂上也投入不足,与技术人员的合作仅是在搞不懂时请来指导。

棉麻集团推出的旧院黑鸡蛋包装。

“品种保护是天大的事,但我们有心无力。”石柱坪旧院黑鸡养殖专合社理事长胡明忠和巴山食品董事长吴华感慨。种业不重视起来,再怎么热闹,产业也不会有好的未来。破局,必须从产业根基开始,本土企业“力不从心”,引进龙头企业势在必行。此时,四川省棉麻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棉麻集团”)的加入带来了新的希望。他们在万源成立四川供销旧院黑鸡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计划投资3.8亿元,启动旧院黑鸡全产业链项目。项目一期将建成容量达1万套的核心育种场、冷链屠宰加工产业园。

旧院黑鸡全产业链融合发展项目(一期)核心育种场,孙弟芬(左一)和助手们交谈。马发海 摄

在位于石塘镇杉林湾村、双合村的育种场建设现场,从高处俯瞰,“托底帮扶引领,黑鸡产业飞翔”醒目标语下,育雏鸡舍、育成鸡舍、种蛋鸡舍、有机肥加工厂等一栋栋设施建设已进入尾声,自动化生产线正抓紧安装调试,园区道路硬化工作正紧锣密鼓进行。

为确保旧院黑鸡品种的纯正性,棉麻集团与川农大赵小玲教授团队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并由川农大引进的人才孙弟芬,全力负责育种场生产前端的把控。去年底,双方精选了3000套纯种旧院黑鸡进行育种试验,今年4月中旬已转运至核心育种场内刚刚竣工的鸡舍里。“每只黑鸡,腿的长度、鸡冠的类型都要进行量化统计。”孙弟芬透露,仅纯科研经费投入,企业每年就需花费约200万元。

旧院黑鸡。

“自动投食、自动喂水、自动消毒、自动升降温,所有设备都将实现自动化。”孙弟芬介绍,一栋智能鸡舍的投入超过400万元,每月可孵化1.5万只鸡苗。未来,育种场每年将出栏300万只鸡苗,可显著降低鸡苗成本。

龙头牵引,全局破题。当然不只在一个点上突破,这从项目名称就一目了然——全产业链融合发展项目。据了解,项目计划打造集研发、生产、加工、销售、冷链配送于一体的产业链。项目二期还将建设容量3万套的父母代扩繁场,三期将扩至4万套。棉麻集团董事长邓华介绍,一旦布局形成,将统一提供种苗、饲料、防疫服务及产品回收,统一进行品牌营销和市场开拓,形成“公司+专合社+村集体+农户”的产业利益链,解决产业链上的一系列问题。”

大伦坎村黑鸡产业发展带头人周照轩忙着养旧院黑鸡。马发海 摄

(三)新局之翅:讲好品牌故事是个新课题

在石塘镇贺家湾村与旧院镇高峰冠村之间,矗立着一道被当地人称为“百里坡”的狭长山体。2007年,刘晓岗在这片山坡上开启了他的黑鸡养殖事业。时至今日,“百里坡”生态放养的旧院黑鸡养殖基地已扩展至1.2万亩,年出栏量超10万只。

从独自闯荡到集结7名大学生联合创业,在旧院黑鸡产业中,刘晓岗被誉为最懂营销、最会讲故事的人。刘晓岗和“百里坡”也成为目前旧院黑鸡产业中的代表性人物和品牌。

除此之外,当地政府也在积极努力塑造旧院黑鸡品牌。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旧院黑鸡已囊括中国地方优良品种、中国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国家“有机产品”质量认证等一系列重量级荣誉,这些荣誉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旧院黑鸡的知名度。然而,如何将品牌优势真正转化为产业发展优势?在互联网时代,产品的品牌就是独特的身份证。因此,讲好旧院黑鸡的品牌故事,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散养的旧院黑鸡。

不难发现,刘晓岗及“百里坡”品牌的努力,虽然对旧院黑鸡的发展具有一定贡献,但在构建产业宏大的品牌故事中仍具有局限。从整个产业全局来看,旧院黑鸡尚未把品牌故事讲好,市场辨识度不尽如人意,品牌影响力有待提升。“我们的宣传力度还不够。”这不仅是业内人士的共识,更是旧院黑鸡产业面临的一大挑战。

多年来,当地政府和企业都曾做过不少尝试。然而,无论是线下推介还是线上销售,消费者最常问的问题还是:旧院黑鸡到底产自哪里?它有哪些独特优势?“我们的品牌管理、运营和宣传都是弱项。”胡渠坦言,企业长期分散经营削弱了品牌优势,万源本地又缺乏品牌营销的专业人才。

即便如此,每个人都没有放弃努力。

这几天,刘晓岗忙于推广他的新产品——即食型鸡汤,他巧妙地在抖音上称其为“心灵鸡汤”。早在他之前,另一位旧院黑鸡加工企业负责人李尚成早已研发推出了旧院黑鸡汤。除了鸡汤,多家企业也在尝试推出新的休闲食品,如麻辣鸡块等。但遗憾的是,这些新产品多为外地代加工,万源本地尚未崛起有实力的深加工厂。

合力家庭农场开展线上直播,拓宽销路。

继王宇在达州开起“宇多黑鸡小馆”后,刘晓岗的“百里坡”也走出万源,去年底在达州开设了旧院黑鸡线下体验店。线下体验店不仅销售产品,还致力于传播旧院黑鸡文化。迈出这一步,对当地政府、企业都具有重大意义。

一个行业的良性发展,离不开 一个强有力的行业协会。调研时我们获悉,万源旧院黑鸡协会正抓紧进行改组,大家希望刘晓岗团队中学历最高的侯中杰博士担任秘书长。侯中杰这批年轻人被定义为第五代、第六代旧院黑鸡从业者,大家对他们寄予厚望。

从去年底开始,不少人感受到万源旧院黑鸡产业正逐渐“升温”。旧院黑鸡是否又将迎来新的春天?每个人对此都充满期待,他们深知,只有共同推动整个产业的振兴,才能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

大伦坎村黑鸡产业发展带头人周照轩喂养黑鸡。马发海 摄

记者手记:有信心,更须有担当

王宇正积极筹建全新的育种场;夏泽波准备扩建厂房以推进旧院黑鸡加工业;刘晓岗则四处奔波,意图将“百里坡”打造成一个“森林粮仓”……这样的故事,在万源这片热土上还有很多很多。

在深入万源调研的过程中,我们会听到一些从业者的抱怨和疑虑,观察到他们之间的分歧和抱有的审慎态度。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每个人都在用实际行动坚守着自己的产业初心,不断思考并付诸努力。这种坚守与努力,流露出了他们对产业未来的坚定信心。

这一轮信心的大背景,是四川省去年启动的39个欠发达县域托底性帮扶工作。该项工作要求制定出台帮扶措施,建立健全工作机制,统筹动员各方力量,推动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

万源,作为四川的欠发达地区之一,多年来各方面基础条件都不太好。能够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旧院黑鸡产业已实属不易。这一成果的取得,既离不开内部的持续努力,也离不开外部的积极帮扶。在调研中,我们亲眼目睹许多鸡舍、加工车间和冷库等设施,都是依托东西部协作和对口帮扶资金建立起来的。

托底性帮扶工作的实施,无疑为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在多年的产业基础和积淀之上,万源旧院黑鸡产业理应拥有更加宏伟的产业梦想。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每一个从业者不仅要对个人事业的成就充满信心,更要肩负起推动整个区域产业发展的重任。

一个地方特色产业的发展,涉及品种优化、技术创新、产业链整合、市场拓展、质量安全保障、人才培养、品牌建设与文化传承,以及金融和各项政策的扶持等诸多方面。这是一个复杂而系统的工程,绝非三言两语能够道尽。

万源旧院黑鸡产业的推动者和实践者们,正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和更大的挑战,他们有着更为丰富和深层次的思考与探索。我们一路调研、一路思考,更是一路学习。虽不能得出什么结论,但我们深入万源,也计划走出去,继续探寻国内其他地区的名鸡产业发展之路,汲取经验、审视得失,只为推动地方特色产业发展和乡村振兴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袁洁 王爱琳 制图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 吹响全面建设特色鲜明、国际知名一流农业大学冲锋号
    吹响全面建设特
  • 学校召开党纪学习教育警示教育会
    学校召开党纪学
  • 我校全方位高质量开展党纪学习教育
    我校全方位高质
  • 《四川省科学技术奖励办法》修订为我校高质量发展提供新动能
    《四川省科学技

最新文章

 Copyright undefinedcopy;  1996-2010        Sichuan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sica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雅安校区地址:雅安市雨城区新康路46号 邮编:625014 都江堰校区地址:都江堰市建设路288号  邮编:611830  成都校区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惠民路211号  邮编:611130
四川农业大学:宣传部/网络中心